菜单导航
首页 >  财政税收 >  正文

马林: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

时间:2021-11-25 16:12:39 来源: 中华财经网 作者: 中华财经 阅读:135

  原标题:【精彩回顾】马林: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 | 第十三期中原金融大讲堂

马林: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

  2021年11月23日下午,第十三期中原金融大讲堂(总第166期博物馆金融大讲堂)在线成功举办,搜狐视频、大河财立方平台同步直播。直播受到了金融界、企业界及媒体的广泛关注,累计超过54万人在线观看。大河财立方、郑州日报、郑州广播电视台等媒体均对此活动进行了报道。

  本期大讲堂由郑州市郑东新区金融服务局、中原金融博物馆、大河财立方联合主办。本次大讲堂活动也是2021年(第十七届)大河财富中国论坛的特别活动之一,大河财富中国论坛由河南日报报业集团、大河网络传媒集团、金融博物馆联合主办,大河财立方、中原金融博物馆承办。活动特邀中国钱币博物馆原副馆长、中国人民银行中共金融史编写小组组长马林做为主讲嘉宾,以“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”为主题,分享精彩演讲。金融博物馆理事高新担任主持人。

  主持人开场

马林: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

  主持嘉宾:高新

  金融博物馆理事

  金融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党领导下的红色金融事业,是在革命战争年代顽强而茁壮成长起来的。面对当时国民党的军事“围剿”和经济封锁的极端困难条件,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,硬是凭着共产党人的初心信仰、勇气智慧,历经磨难、走出困境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金融奇迹,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积聚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本期中原金融大讲堂我们很荣幸邀请到中国钱币博物馆原副馆长、中国人民银行中共金融史编写小组组长马林老师。

  马林老师长期以来潜心研究中国金融发展史,特别是对中国人民银行历史演变、历史沿革等有独到的考据见解,是研究中国人民银行发展史以及党的金融史的专家。下面,马林老师以“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”为主题,结合个人多年的红色史料研究,探寻中国共产党领导陕甘宁边区军民实现财经突围的经典往事,为大家奉献一场精彩讲座。有请!

  嘉宾主讲

马林:中共在陕甘宁边区的财经突围

  主讲嘉宾:马林

  中国钱币博物馆原副馆长

  人民银行中共金融史编写小组组长

  讲座中,马林老师结合自己多年的红色金融史料研究,从三个方面探究中国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财经突围的往事,探索红色金融工作在陕甘宁边区的成功经验及其历史意义。 

  一、国民党顽固派对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封锁

  1937年初,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仅有4.5万人,1939年达到了50万。同时,党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先后创办30所干部学校,培养各行业干部人才。我党领导下的人民革命力量的快速发展壮大让国民党甚是畏惧,蒋介石集团的反共倾向明显增长。

  1939年1月,国民党召开了五届五中全会,虽然仍声言要“坚持抗战到底”,但却把对付共产党的问题作为重要议题,制订了“溶共”、“防共”和“限共”的方针,随后又秘密出台了一系列反共政策。 

  1939年冬至1940年春,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活动迅速扩大。他们由制造小规模的军事摩擦,发展到在几个地区向根据地军民发动较大规模的武装进攻,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。这次反共高潮的重点地区是陕甘宁边区、山西和河北地区。国民党顽固派发动这次反共高潮的根本目的,是企图削弱以致逐步消灭共产党在华北的力量,掌握对华北敌后的控制权。国民党顽固派首先把矛头指向陕甘宁边区。1939年12月,封锁陕甘宁边区的国民党军胡宗南部,纠集地方反共势力,到处袭击八路军,摧毁地方政权和群众抗日团体,并先后袭占八路军驻防的宁县、镇原、栒邑、淳化、正宁等县城。为达到取消陕甘宁边区的目的,先后调集30余万部队,从南、西、北三面对边区实行包围,构成三个封锁地带和5条封锁线。1938年12月至1939年10月,制造摩擦和军事挑衅事件150余起。

  陕甘宁边区地广人稀、土地贫瘠,农业靠天吃饭、广种薄收,工业方面几乎为零,能出口的只有食盐,而边区最缺乏的是棉花、布匹和洋纱。国民党政府为了封锁边区,对货物运输实行了严格的统治。他们在一些商贸口岸建立了货物登记管理局,专管食盐、棉花、布匹、洋纱等运销的登记与管理。

  国民党政府于1940年10月发动了第二次反共高潮,并于1941年1月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。1940年11月,国民党政府完全停发了八路军的军饷、弹药和被服等物资,扬言“不让一粒粮,一尺布进入边区”,断绝对边区的一切外来援助。

  1940年是三重巨大压力叠加:贸易全面封锁,外援全部清空,灾害全都到场。据《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稿》记载:1940年水、旱、风、雹交相侵袭,受灾面积4298312亩,损失粮食235850石,受灾人口515145人,加上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骚扰破坏,以致1941年春夏青黄不接,群众啼饥号寒。

  毛泽东在1942年的西北局高干会议上讲:“最大的困难是在1940年和1941年,国民党的两次反共摩擦都在这一时期。我们曾经弄到几乎没有衣穿,没有油吃,没有纸,没有菜,战士没有鞋袜,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盖。国民党用停发经费和经济封锁来对待我们,企图把我们困死,我们的困难真是大极了。”

  二、开展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

  面对国民党的军事“围剿”和经济封锁的极端困难条件,1939年1月,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第一届参议会上发出了“自力更生,发展生产”的号召。为了统一领导边区的生产运动,1939年1月26日中央书记处会议提议,陕甘宁边区正式成立了边区生产运动委员会,由林伯渠兼任主任,李富春任副主任。1939年2月2日,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党政军生产动员大会。随后,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在边区展开,各机关、学校纷纷投入到开荒种地、畜牧养殖、纺纱织布中去,并树立了吴满有、赵占魁等工农业劳动模范。

  党的主要领导人以身作则,身体力行,参加生产劳动。年近花甲的朱德和自己的勤务人员组成生产小组,开荒3亩,种植蔬菜;边区林伯渠主席专门制定个人生产节约计划,贴在边区政府机关墙报上,随时接受群众监督。中共中央和各级领导干部在生产劳动中的模范行动,给广大军民树立了榜样,极大地鼓舞了边区军民自己动手,克服困难的信心。

  三、艰难时刻,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

  1.调整陕甘宁边区的党政军民关系

  为促进大生产运动开展,1940年9月25号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:组建陕甘宁边区中央局,由高岗、谢觉哉、林伯渠、萧劲光、高自立、张邦英、王世泰、刘景范等8人为常委,高岗为书记,谢觉哉为副书记;由任弼时负责领导边区工作;由毛泽东主持召开一次陕甘宁地区党政军负责人工作关系协调会,任弼时、洛甫参加。 

  陕甘宁边区中央局的成立,保证了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不打折扣地贯彻落实,使边区的党、政、军、民更加紧密的配合、步调一致,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从而“不给敌人以任何可利用的间隙”。

  2.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,把握时机,启动金融工作

  一是增发“柒角伍分”面额的光华商店代价券300万至500万;

  二是为满足边区生产、修路、运输等需要,发行陕甘宁边区政府建设救国公债600万;

  三是皖南事变后,中共中央于1941年2月22号宣布成立陕甘宁边区银行,发行边区主权货币——陕甘宁边区银行货币。

  3.在中共中央的直接协调下,充实财经部门的干部力量

  1940年11月12日,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作出《关于开展边区经济建设的决定》。决定指出:广泛开展边区经济建设,是当前刻不容缓的迫切任务。要求各级党委迅速制定祥实的明年经济建设的具体计划,毫不顾惜的抽调必要的得力干部到经济部门去工作。

  为确保财经干部队伍质量,陈云在选人用人上提出五个条件:一是忠诚可靠的党员;二是能够在相对陌生环境、陌生领域快速站稳脚跟;三是具备全局视野,能够独立推进工作;四是具备较快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;五是具备一定的财经专业知识更好。

  4.在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下,银行财政贸易部门联手支持工农业发展

  一是组织耕牛农具实物贷款,实现粮食完全自给;

  二是财政资金支持光华农场选育与推广优良品种;

  三是用财政、银行资金大力支持棉花种植、纺纱;

  四是贷款支持工业发展。在银行的信贷支持下,边区的纺织业、化学工业、造纸业、药厂、煤炭厂等相继建立。

相关阅读
最新更新

友情链接

中华财经网_中国财经报道_国内专业的财经新闻网站
Copyright © 2009-2020 中华财经网 版权所有
中华财经网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