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首页 >  金融知识 >  正文

燕郊法拍房激增背后 高杠杆炒房客大溃退

时间:2022-01-13 16:15:53 来源: 中华财经网 作者: 中华财经 阅读:82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田国宝 眼看着自己的房子被一个陌生人以90多万元的价格拍走,刘相生没有任何阻止的力量,2017年,他购买这套房子的价格是300万元。

刘相生的房子在河北三河燕郊,2017年限购前,这个北京的卫星城一度是炒房客的乐园。今年5月房子被大厂法院查封,期间他想过各种办法,包括将房子长租出去为拍卖制造障碍、让朋友将房子拍回来再过户给妻子,但均没有成行。

一切都源于4年前的那个通过虚假交易套贷的决定,向来做生意顺风顺水的他,由于这个决定,“开始走背运了”。去年底,由于疫情影响,生意亏损导致房子断供,和妻子的婚姻也从假离婚变成真分手,他现在寄住在朋友一处闲置的房子中。

与刘相生面临着相同命运的还有唐婉,因“一时头脑发热”而做了一个足以影响她后半生的决定。12月中旬,她的房子被司法拍卖,五天后,她收到了法院汇来的4万元,“拍房子的钱,还完人家后,剩下的归还给我了。”

刘相生和唐婉都有着类似的命运轨迹,在房价快速上行的几年里,财富伴随着房产迅速增长。但当他们想要用同样方式,将财富复制到一个更高的数额时,腰斩的房价让他们又回到了人生的原点。

一位在燕郊从事法拍房生意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最近两年里,燕郊法拍房数量增长极快,大部分都是断供房源,“申请执行人,大部分是银行,起码能占到六成以上,还有一部分是小额贷公司和民间借贷。”

资不抵债

从小区东门进去,就是刘相生房子所在的栋楼,他的房子在11层,门上贴着法院拍卖、腾退等公告。

公告是今年5月贴上去的,彼时租户已经搬走,房子空着。由于他不接电话,法院的执法人员未能进到房间内,执法人员向物业确认房间没人后,贴上了封条。此后,他再也没有进去过。

当时刘相生在老家办事,等从老家回来燕郊后,房子已经无法进入。这一切虽然在意料之内,但如此快速的行动,也多少让他意外,“原来还想着找人签个20年的租赁合同,谁拍走了,也拿不到房子”。

由于距离正式拍卖还有大半年时间,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挽回房子,但很多时候,这些事想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

房子预计在11月挂网,12月中旬正式拍卖。在法拍前,如果他能将房贷一次性补齐偿还,房子还是他的,届时,银行会配合向法院申请解封及解除抵押。但200多万元,不是小数目,由于生意连续两年亏损,现在拿出20万元都困难。

从2017年开始,首付加上三年多的月供,刘相生为这套房子已经投入150多万元,但想要保住这套房子,他还需要投入大约200多万元。这是他的一笔账,实际上他还有另外一笔账,那是他的另一个故事。

即便是保住了房子,“这套房子现在最多能卖出150万元,保住的意义不大”,刘相生说,但断供后,他上了征信黑名单,如果这笔按揭贷款还不上,这个“黑锅”他得一直背着,“以后肯定是没法继续做生意了”。

他也曾找过朋友,“让他帮我拍回来,等我有钱了,再买回来”,刘相生苦笑道:“朋友们都知道我还有其他债务,也都婉拒了,话说回来,人家完全可以自己拍下来,为什么要帮我拍回来?”

11月16日,还寄住在朋友家的刘相生,像往常一样,不停用电话联系业务。他做批发生意,自己也开了一家商店。疫情之下,生意受到严重冲击,“这两年不仅没赚到钱,把老本都亏进去了”。

房子被拍卖后,他依然欠银行百十来万,“我欠你200多万元不假,但也不能把我300多万的房子,90多万强制卖了,剩下的100多万元还得我来还,这等于我什么没捞到,还白搭进去250多万”。

唐婉的房子比刘相生早五天被拍走,2017年她用180万元买来的房子,仅拍出了不到80万元,“你说神奇不,100万元凭空消失了”,说话的时候,她两只手指全部张开的手掌向上,脑袋向前伸着,表情夸张。

唐婉说,她还年轻,这个事解决了,她还可以重新再来;但刘相生显然没有这么幸运,他还有一屁股债要还。

虚假交易

无论是刘相生,还是唐婉,在燕郊房地产最为火爆的年代里,他们都将自身的杠杆运用到极致,他们幻想着凭借杠杆可以实现财富自由,但没想到成为伴随他们一生的阴影。

刘相生是较早居住到燕郊的北漂,参加工作第二年就在燕郊买了房,那个时候燕郊房价还不到5000元/平方米。交房半年后,刘相生就从北京搬到燕郊新家,并在燕郊落户、结婚、生子,在燕郊开店,后来又把生意延伸到上游的批发领域。

相关阅读
最新更新

友情链接

中华财经网_中国财经报道_国内专业的财经新闻网站
Copyright © 2009-2020 中华财经网 版权所有
中华财经网 网站地图